肥肠居士

日常:

好详细

美术教室:

《男士西服小百科》

原图>>http://www.damnlol.com/how-to-dress-like-a-sir-28170.html

翻译>>@平之

微博>>weibo.com/sin0408

人要怎么做才能远离美???
能远至多远呢???
不主动靠近美是不是也很酷哦嚯嚯嚯

强制性清醒和成瘾性抑郁是咖啡这种致幻剂的魅力所在!哇真的好快乐鸭(黑眼圈⊙∀⊙
(担忧脸

不疯魔,不成活。便是痴念没错了!

陷入犬儒之丧

最近一直在思考自己想要画些什么,换句话说就是,"糟糕,是灵感枯竭的感jio!"。于是翻看大佬们的画啊手绘啊设计稿啊之类的想找灵感。很多画同人和古风的大佬,是真的厉害啊。画画总是很费时间的,所以画的内容总是意义非凡的。

因此我一直逼问自己,他们为什么要画这个?非如此不可吗?那对于我来说,有什么"非画不可"的东西吗?

一眼看到这个问题,又陌生又熟悉。起先说过一些信誓旦旦的话。现在看来那些话仿佛是来自一个陌生人,因为根本不了解自己的犬儒主义而流产的,不止是理想,还有未酬的壮志,还有对生命的爱。现在这样愤世嫉俗的我,似乎想不出有什么非画不可的东西。

无非就是想表现点真与美。
可是不得不承认,真与美是无法达到的。

这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是一种致命的打击。挥霍理性和感性的人类,在臆想出来的真与美存在的世界里快活地传递着存在主义和实用主义。便是令人神往的物理和数学也难以证明真之神的存在,更妄论积灰的心灵和粗俗的双手要如何见证并记录美的存在。

那我顶礼膜拜总行吧?像科学家一样坚信客观真理的存在,像所有艺术家诗人一样称颂生活和美,纵使这么做和邪教教徒并无二致。但这么做似乎会给将信将疑的我一点麻木而仁慈的安慰。(虽然每次细想到这一点总会让我感到痛苦。)

其实除了顶礼膜拜,在真与美的面前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我就像哑巴和瞎子,辨不清真假虚实,道不明牛鬼神蛇。心灵蒙灰致使无法看清超脱本我的真理,表达能力和手段有限使我描摹不出美神的一丝神迹。我之所以羡慕理所应当的积极向上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就是因为他们仿佛很能够接受某种媚俗。我所做的任何尝试,包括在求知欲和进取心上表现出来的贪婪,嫉妒和傲慢,都仿佛是在亵渎真与美,是在暴露丑态,惹上帝发笑。

这便是困境了,不相信也不敬,是大多数人的生活状态。相信却不敬,便是理想主义者的状态。只有什么都不做,才能保持对真和美的敬意不是吗?这么想会不会太过于严厉和刻薄了些呢?

……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说些什么。
我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要找借口不画画偷懒吗?所以接下来要画啥???
(扶额)
(其实想想看,以上讨论避开了事物对不同个体主观的意义。所以显得姿态卑微内容干瘪没啥说服力。嘛随便看看。)

"切勿尝试去探寻真理或者描摹美." ——《肥肠经》